关注我们


加入收藏 |  设为首页  
你所在的位置是:林海人生
为林业俯身 换来青山更葱郁
——访江西省安福明月山林场百岁林业追梦人
发布日期:2016年11月22日 文章来源:郑雪梅 阅读次数:
    他们是江西省安福县林业前辈中的普通一员,一生钟情于这片土地,用青春和热血,染绿贫瘠的沟壑、荒芜的山岭;

  他们是林场的诗人,“挖出石头栽树,搬起石头垒墙”,绵延不绝的森林防护墙,每一片树叶都写下他们绿色的梦想;

    他们是武功山下的“追梦人”,“种下的是树苗,长出的是精神。绿化的是荒山,造福的是百姓”,一代又一代,让石头缝里长出绿色的希望。

    借助安福县林业局开展“寻找百岁林业追梦人”活动,笔者随机走访了明月山林场三位饱经风霜、已过耄耋之年的老人,他们曾经都是林业部门的一名普通工人,育苗、护林、采伐、放排……件件事样样活都干过。

  黄安桂,1918年出生,原籍广东省五华县人。西坑分场退休职工,现住安福南街。

    黄安桂是走访的老人当中年纪最长的一个,今年98岁,住在房管所的一处老房子里,唯一的儿子在上海打工,老人反应比较迟缓,行动已不便,日常起居生活由儿媳照料。由于耳背,与他的交流全程由儿媳代劳。笔者从老人的日常起居和身体情况聊起,从中了解到,上世纪的五十年代末,黄安桂与十几位工友从宁岗县辗转来到安福,在当时的县森林工业支局管辖下的七都林场从事木材采运工作。儿媳说,老人已记不起眼前发生的事,却对过去了几十年的事念念不忘。当年,七都林区山高路远,交通非常不便,黄安桂与同事们以“建设山区,绿化山区”为己任,战天斗地,植树造林,改造穷山恶水。缺少树苗,黄安桂与同事在方圆几十公里的山上采松子,天不亮就出发,披星戴月回到家中。干旱、鸟啄等影响树籽发芽、成活,老黄和同事总结经验,改进播种方法,先把山上的石头垒成鱼鳞坑,然后再在坑里种上松子,树的成活率有了明显的提高。

    采伐的木材要运输出去,只能用河道流送的方式,简称“放排”,又称“撑排”。“排”由竹子或杉条木做成,放排是个既艰苦又危险的活,一出门就要十余天,当时流行一句话“撑得好就是活神仙,撑不好哭黄天”,一条单排,少则运木头40立方米,多则运70立方米,且只由两个人控制。由于河道狭窄、弯道繁多,时刻都有排头撞岸的情形出现,竹排上几十立方米的木材全部向前挤压,直径十几米的杉条木即刻断裂散落,这时,逃命要紧,得赶紧逃上岸去,动作稍慢,有可能跌落河中,压在排下,后果不堪设想。黄安桂媳妇说,老人每次回忆起这段,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,他常庆幸自己命大,好几次都是死里逃生。如今,交通有了极大的改观,林业工人再也没了当年的放排之累,黄安桂老人也感到非常欣慰。

    临走时,工作人员问老人有什么心愿。老人儿媳说,公公如今最大的愿望是能在有生之年早日搬入五家田危改房。笔者在心里默默祈祷老人的愿望能尽快实现。

    叶发舜,1924年出生,原籍湖北省黄梅县。山庄分场退休职工,现住安福教场路。

    近年来,安福林业依托漫山遍野的绿色建起了高效人工林、国家储备林基地、森林旅游等项目,林区方圆几百里松涛悦耳,绿树成荫,清风送爽,漫山遍野的绿色赏心悦目,令人陶醉其中。然而,建国初期,林业却是另一般光景,林区无规划、管理凌乱,水土易流失。林业部门从全国各地、各行业招入大批林业工人,叶发舜也成为其中的一份子,被安排在陈山林场工作,从事采运工种。期间,经历过两次调动,1973年,调入严台采育林场(现为明月山林场山庄分场),主要工作为营林、护林、育苗等。“我们那时造的林成活率都达到了98%以上!”老人虽说年事已高,但除了有点耳背,精神仍然矍铄,思维清晰,说起往事,一脸兴奋的样子。他饶有兴趣地告诉笔者,为栽活较大树种,他与同事们采取了挖大坑,带大土胚,填细活土、多浇水、勤观察的方法,每天观察一次,发现有情况马上处置,直到成活为止。遇上大风天,一天要观察三次以上。一旁的儿媳插话道:“我爸常念叨,有一次,他去林区搞抚育,遇见一只野兽,很象老虎,两只眼睛褶褶发亮地盯着他,若不是同事用远抛石头的方式把野兽引开,他早就没命了!”老人笑着默认了儿媳的话:“那个时候条件很艰苦啦,出门干活,都是靠两条腿,带点干粮,在林子里一转悠就是几天,还要提防野兽、毒蛇、毒虫的袭击,等从山里出来时都快变成野人了。那么辛苦的条件,我们也从不来不问回家后能分到几个工钱。”从老人的言谈中了解到,原来,最初的林业工人都是按劳计酬,大家为了生活,从不斤斤计较得失,他们默默地见证了林业发展的春夏秋冬。

    如今,叶发舜老人与两个儿子住在一起,儿子们生活条件都很好,家庭和睦。大儿子已经退休,小儿子在彭坊林管站工作,老人的生活起居由小儿媳专职照料。据老人儿媳介绍,老人的生活很有规律,早上起床到附近走走,白天累了就上床睡觉,傍晚去广场看大妈们跳舞,每天饮食是两头稀饭,中午米饭,水果常吃,气色俱佳。老人唯一的心愿是多活几年,要看着林业工人的日子越过越好。
周纯,1925年出生,原籍湖南省望城县。七都分场退休职工,现随小儿子住林场家属房(原林业车队家属房)。

    周纯老人的经历在那个年代具有一定的代表性。因为家庭成份不好,文革时倍受打击,人生经历了几起几落,最终落户在安福,这期间还经历了遣返、复职等过程。刚开始是从临时工做起,吃住工棚,因为孩子多,老周总是不停地找事做,锯木头、砍毛竹、扛木头装货车、打砖盖房、修公路……临时工的收入用来维持生活还是入不敷出。直到孩子们渐惭长大,老周也从临时采运工转正,情况才有所改观。

    泰山黄珠坪护林点,曾被称作“连鬼都不去的地方”。上世纪70年代未,周纯独自背着铺盖卷、带着锅碗瓢盆,一头扎了进去。最初,他住在简易的木板房里,通不上电,只能靠烧火取暖、做饭,经常是饥一顿、饱一顿。就这样,周纯刨着石头一棵一棵地栽,开垦荒地300多亩,绿化面积由最初的100亩扩大到现在的400亩。之后,周纯又被调去羊狮慕造林,在海拔1400米的地方,他与同事们一起造林5000亩,羊狮慕未开发前,山上只有一条羊肠小道,周纯每天要爬几十里山路,柴米油盐也全靠肩膀挑上去。冬天里,山上气温只有零下十几度,他仍然要与同事们冒着严寒去巡山护林。在这里一干就是整整两年时间。参加工作的27年里,老周多次获得县林业局及木材公司的先进个人表彰。

    周纯老人的小儿子也是林场职工,每天晚饭后,小儿子搀扶着他去泸水河畔散步。行走在日新月异的新县城,老人的心里一定是开着花的,曾经走过的那些峥嵘岁月,能够换来今日幸福安逸的生活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!

    除了以上三位近百岁老人,明月山林场还有四位与他们经历相似的百岁老人,其中山庄分场退休的唐国庆老人已有101岁高龄,因其退休后回老家湖南衡山定居养老,笔者短期内无法取得联系,走访只能作罢。安福林业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群默默付出、不计回报的老林业人,才有了如今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春季,新枝泛绿,百花待吐;夏季,泉声叮咚,绿树成荫;秋季,硕果累累,瓜果飘香;冬季,雪压枝头,苍松顶翠——好一幅生机盈然的山林锦绣图。

    每个百岁老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,他们共同的特点是乐观、知足、生活有规律,说得最多的话是“感谢共产党的领导,让我们老有所依、老有所养!”
评论
 以下是对 [为林业俯身 换来青山更葱郁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